「看不見的人,看得到的感動」
~【表演工作坊】藝術總監賴聲川

整個音樂會的形式是由兩位鋼琴家與兩架鋼琴,以對話與各種形式的音樂編織而成。演奏者分別為美籍音樂家范德騰(John Vaughan)和他的盲人鋼琴學生許哲誠,《彈琴說愛》是自2010年就編排完成,至今都還持續在各地巡演。
一開始看到海報的時候有點誤會,覺得五位合音的歌者才是主角,覺得讓畫面有點失焦。

表演的過程中其實非常的有趣,用聊天、生活化的方式進行對談,讓沒有太多音樂基礎的觀眾也能深入音樂的世界,品味音樂的美。兩人從最通俗的話題開始:
最喜歡的曲子?
最討厭的曲子?
最難的曲子?
最臭的曲子?
最折磨觀眾的曲子?
最冷的曲子?
最溫暖的曲子?

兩個人有著不一樣的成長背景,人生歷練,很多時候恰恰兩人的答案互相矛盾,而帶出不同故事的面相。許哲誠曾經爭取到了獎學金,能夠前往奧地利就學,本以為奧地利應該是像鋼琴家的曲子一樣,溫暖、處處開滿了花朵。然而他卻是在聖誕節的前夕,在寒風中抵達了奧地利的機場,在語言不通、寒風刺骨的佳節前夕,他感受到對於未來的無助,同時又因著有家人同行感到幸福。
然而自小在美國長大的Vaughan有著不同的生活經驗,聖誕節是與家人團聚、去到教會聆聽詩歌的時刻,因著同樣的歌曲對他而言則感到溫暖又幸福。

這段求學之旅最後,許哲誠因為視力的限制,在德文不夠流利的情況下,無法完成一門必修的歷史課,無法取得在奧地利的學業。小時候莫札特的豎笛協奏曲曾經點燃他學習的熱誠,促使他不停地追求卓越,然而時間流逝,再次聽到豎笛協奏曲時,反而讓他感到自折,總是聯想到自己辜負了眾人的期待,而如置身於漩渦中,想法十分的混亂。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演出尾聲,許哲誠彈著輕快的樂音,老師問他:「對你來說顏色代表什麼意思呢?你應該很了解什麼是黑色吧?」
這段演出兩人說話很平穩,沒有過度的激動、悲情。
許哲誠說:「因為我是盲人,我沒有視覺這種感受,因此我也不知道什麼是黑色。」
老師問:「那對你而言什麼是看見呢?」
一個讓人不知該如何回答,甚至有點找碴意味的問題。
然而許哲誠不疾不徐地說:「聽覺、觸覺所有的感觀綜合起來,對我而言就是『看到』。」
在這基礎上,兩人互問:
綠色的感覺是什麼
紅色呢?黃色呢?藍色呢?

其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許哲誠回答綠色是恐懼的顏色,因為小時候他與爺爺登山,在一片大草皮上跟爺爺走丟了,踩著一地青草,等候不到家人的不安感令他印象深刻,這成為他與「綠色」的連結。

最後一個問題,許哲誠問老師:「那人生是什麼呢?」
老師沒有回答,而是把今晚的曲子片段全部串在一起,徐徐地彈奏出來,每一個曲子都可以讓觀眾快速地聯想到演出中,兩位鋼琴家所分享的故事。

“你所經歷的一切,串連在一起就是人生。”

每個人的人生都有不完美、遭遇困難、不如預期的時候,這是一場很貼近人心的演出,跟一般認為曲高和寡的古典樂截然不同。經歷人生,比起怨天尤人,更該要珍惜自己走過的點點滴滴,因為所經歷一切,構成了——你自己。

延伸閱讀:
2017嘉大藝術節:彈情說愛
以生命經驗為音樂文本
——
事前沒有作太多功課,在學長的邀約下一起來聽音樂會,意外得到很多的收穫。
謝謝學長給我這個機會,邀請我一起來聽音樂會

8 thoughts on “[藝文]《彈琴說愛》Just Play It:探索音樂與人生”

    1. 這是一個蠻經典的表演,不過近幾年展演的場次變少很多。
      網路上有蠻多試閱的片段,或是花絮可以參考看看。

    1. 比起強硬的說道理,讓人反思人生的同時,以愉快的心情離開展演廳,是這個表演很棒的地方。

    1. 看完之後很佩服表演設計者的巧思,以及兩位鋼琴家願意這樣無條件的搭配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