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國(Flatland:A Romance of Many Dimensions)一書的作者Edwin A. Abbott(1838–1926),是一個橫跨十九世紀到二十世紀初的神學家,曾擔任牧師、中學校長也專精於研究古典文學。

因此閱讀此書時必須要認知,這並不是一本最近上市的新書,女權意識的覺醒主要在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對於作者而言,他的筆墨中僅能客觀地呈現女性的處境,無法做出太多的平反。但是對於現代人來說,多少會覺得,作者是不是刻意醜化、批判女性的價值。然而不得不說,這是在宗教與科學的辯論中,論點非常尖端的一本寓言故事。

本書以第一人稱敘述一位居住在「平面國」二維空間的『正方形』先生,他經歷其他維度空間的故事。整個故事並不長,正方形先生首先介紹了平面國的居民、社會階級、生活模式。讓讀者(三維空間的我們)可以理解,二維空間的人是如何彼此互動的,透過非常精湛的數學描述,讓這平面世界躍然紙上,在眼前呈現。

書中正方形先生一一地為讀者介紹其他維度世界的存在,每一個篇章都讓讀者大開眼界:「原來那個世界是這樣子運行的!」

(正方形家中的俯瞰圖)

一維空間『直線國』

直線國的人全部的人都活一條直線上,每一個人都是一個線段,他們利用發出聲音來辨識彼此的位置,且在線端的兩端都有接受聲音的受器,因此透過聽到聲音的『時間差』,就能輾轉知道彼此的位置、體型(其實就是長度的意思)。
正方形先生在與他們互動的過程中,發現了對方的盲點與可笑,不論再怎麼說明因為認知觀完全不同的緣故,所以對方完全無法理解正方形先生想要表達的意思。當正方形先生將身體移動到「直線國」上,然後「再離開」,在國王的認知中,直線國只存在「兩種移動方式」:往左、往右。
最後溝通以失敗收場。

點狀空間的『點』

與『點』的溝通更是令人灰心,點的世界中,『點』只認知自己就是一切,所以不論正方形先生如何說話,『點』只認為所聽到的一切都是自己內心的聲音,他的認知是:世界上沒有『其他人』。

那麼得到這樣「文化衝擊」的正方形先生,會接受三維空間世界觀的存在嗎?
當正方形先生遇到「圓球」時,也產生了一次又一次激烈的辯論、認知觀的衝擊。
平面國認為的『向上』,是往國家的北方移動;立體國認為的『向上』,是垂直脫離平面的意思。


(圖說:圓球先生如何『進入』到平面國)

當正方形先生終於體會到「三維世界」存在時,讀者的內心中也懷抱著一樣悸動的心情:「太好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正方形先生對「圓球」、對「讀者」提出了一個問題。
「那麼,是不是有四維空間存在呢?」
「高維空間看低維度空間的時候,可以輕鬆地了解低維空間發生的一切,可以看穿所有的生活模式。」
「這樣說來,應該有『更高存在的』四維空間,可以完全理解『三維空間』對吧?」

請問讀者你的答案是什麼呢?

平面國這個故事,最有趣的地方,就在於最後由正方形先生丟出的這個問題,讓本來身為旁觀者的我們,也帶入了這個多維世界冒險的故事中:「你相信有更高存在的世界嗎?」
故事中連「圓球」也否定了正方形先生的論點,因為圓球也不過是三維空間的普通人而已。平面國的記載,每一千年都會有傳揚三維福音的異端出現,而這圓球恰好成為了正方形先生的啟蒙者。正方形先生後來努力地想要在平面國,傳揚「三維空間的思想」,不過就連至親的人都不相信正方形先生口中所說的「三維空間」。

正方形先生只能在牢獄中寫下了這段經歷,希望能夠帶來啟蒙。

書中節錄:

我被關在牢獄中、什麼都沒有帶給同胞。
雖然如此我還是希望這些回憶錄,能以某種我不知道的方式,在某些維度的空間中的人民找到思想的立足點,藉以激勵一些有叛逆精神的人,不再甘於被困在某個有限維度的國度。

我為了宣揚真理而承受著殉道者的痛苦……The End

Edwin A. Abbott在當代有五十本著作以上,但是在當代鮮少為人提及「平面國」。反而是在現代,這本書像是一本啟示一般,持續被人提及,書中作者化身成正方形先生提出了驚世之言:「向上,不是向北。」

「你相信有更高存在的世界嗎?」

這個耐人尋味的問題,留在每個閱讀此「傳記」的讀者心中。
你為了探尋真理、學習真理而內心糾結嗎?
這本書也許沒有直接寫出答案,但是閱讀時捫心自問,用「另外一個角度」來思考看看,那個漂浮在海面上的冰山,除了表面看到的十分之一,是否也存在那額外的十分之九,正影響著我們的人生、情緒、思考,但自己卻渾然不知呢?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