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冬季奧運會將在韓國平昌舉行,大會這次針對奧運會與殘障奧運設計了吉祥物,白老虎수호랑(Soohorang)與亞洲黑熊반다비(Bandabi)。
在韓國的建國神話中,相傳韓半島的祖先即是由老虎與熊演變而成,其典故為「檀君開國」,相傳天神的兒子桓雄(환웅)帶領三千名部下凡居住在太白山的『神檀樹(신단수)』,並在那裡建立了神明居住的城市,從那個位置來治理人間的萬物。
那時一個洞穴中有熊與老虎同居,牠們很想變成人,於是便來到神檀樹下祈求桓雄的幫助,桓雄要他們吃下艾草和二十個蒜頭後躲在於洞穴中,一百日不能照射到陽光,便能變成人類。
最後老虎忍受不住提早離開洞穴,只有熊化成「熊女」,孤獨的女人沒有配偶能與她繁衍下一代,桓雄見狀便化成人形與熊女共同生下孩子——王儉。

《三國遺事》記載:
中國三皇五帝之一的堯帝即位50年之時,檀君王儉建立了古朝鮮,並定都平壤城

西元前2333年(亦稱檀君紀元),王儉以朝鮮為號,治理韓半島1500年,後代稱為「古朝鮮」、「檀君朝鮮」,是普遍認為朝鮮民族的起源,在韓國的10月3日「開天節」,人們除了祭祀檀君,也追思其遠大的治國理念「弘益人間」(홍익인간),致力於造福人世間的意思,差派神子治理萬物、透過檀君帶領百姓,其目的都是希望地上物產豐饒、人類能安居樂業。
吉祥物的老虎與熊不僅外型討喜,背後有著豐富的創作理念,為比賽獻上最佳的祝福,希望藉由世界性的體育競賽,能夠促進和平、展現精湛的技巧與運動家精神。

吉祥物的設計理念

傳統上,老虎象徵著韓半島的地理形狀,上世紀文史學家崔善南繪製的「槿域江山猛虎氣象圖(근역강산 맹호기상)」,便刻劃出老虎盤踞在韓半島的模樣。同時老虎被認為是護國的神祕聖獸,過去老虎在韓國就是極為稀少的存在、自然有許多與之相關的民間傳說,白色則象徵大會的各種冰上運動。

老虎形象有很多種畫法,參考即可圖片來源

Soohorang是多個韓文詞匯的組合。
Sooho意即「守護수호」,守護著大會的順利、運動員的健康、所有與會人士的安全。
Rang取自韓文「老虎호랑이(ho rang i)」的中間字,同時也是主辦城市地江原道的傳統民謠阿里郎아리랑(Arirang)的最後一個字。

而亞洲黑熊則是江原道的代表動物,如同前述熊也是傳統神話中的開國之母,Bandabi的名字來自亞洲黑熊胸前的白色半月型반월(ban wol)斑紋,台灣人一定對其不陌生,臺灣黑熊也是亞洲黑熊的一種亞種(即在生理上是同種的,只是外貌因地域與演化而有所不同,各形各色的狗也是互為亞種)。

知名的韓國花式溜冰選手金妍兒圖片來源

建國神話的真實性?

檀君開國的神話被記載的時間非常的晚,《三國遺事》是一本寫於西元十三世紀的著作,主要記載著韓半島上新羅、高句麗、百濟三個國家的民間傳說、神話軼事……等等。在帝制的時代中,不論檀君是否真的在歷史上存在,這樣的故事相當有助建立在位者統治的正當性、神賦人權的形象。

易經繫辭下云:
有天道焉,有人道焉,有地道焉,兼三才而兩之。

三才指的是天、地、人,而君王的「王」,即是貫穿三界的橋樑,在這個故事中可以看到天神的兒子桓雄被派到世上,後來透過與人類生下國家的統治者來帶領整個韓半島。這樣的故事也反應了百姓對於理想世界、聖君的嚮往,有能力的人很多,然而諸多的統治者中,有誰能夠以著「弘益人間」的理念來造福世界呢?
在全球化的世界中,全體福祉的提升,並非一昧地期待上位者的努力。從個人開始,首先要能夠認識個體間的差異,尊重、包容不同的聲音,進一步致力於自我突破、革新,並且扶持、彌補旁人的不足,全體共同參與的時候,固然有衝突,然而共眾的問題也才得以從中找到解決的方法。

南韓在2016年底因總統爆發秘線實權,其中總統的親信崔順實也被發現涉及控制籌備冬奧會的財政,試圖從中謀取利益,進而導致國內對於比賽籌備的信心、支持度低落。第二則是兩韓國際關係的緊張,特別是在2017年北韓多次對於鄰近國家的飛彈挑釁,這成為截止目前為主不少國家還在觀望是否要參賽的主因。
希望Soohorang能夠在比賽期間(2018年2月9日至2月25日)保守大會賽事順利的進行,主辦國能克服種種困難、負面的聲浪,讓好消息在各國間傳遞。
另外,台灣選手黃郁婷是目前世界女子滑輪溜冰1000公尺紀錄的保持人,過去苦於滑輪溜冰並非奧運的比賽項目,因此在2015年開始她致力於冰刀競速的練習,終於在今年取得平昌冬奧的比賽資格,是本次台灣唯一會參加的選手,身在台灣的我們可以一起來支持、關注這位選手。

延伸閱讀:
平昌冬季奧運潛在的問題
退役演出——金妍兒

參考資料:
故事:檀君開國
韓國開天節 紀念傳說中的始祖檀君
韓國觀光社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