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球上因為緯度、地理、風俗民情的不同,用屬於他們的方式來慶祝、紀念、度過聖誕節。
北半球的人可能很難想像住在南半球的人是如何在酷熱的天氣下來度過這天,今天要說的是在地球上某一個地方,慶祝聖誕節的故事。
在聖誕節的大型活動上,八色鳥出現在慶典中,優雅地停在廣場中央的大型聖誕樹上。
「稀有的八色鳥竟然在群眾聚集的地方出現。」
「神秘、美麗的八色鳥停在聖誕樹上,增添了不一樣的色彩耶。」
「八色鳥是哪八個顏色啊?」
「綠色、藍色、黃色、黑色、白色……還有什麼顏色?」
「我有認真觀察過,應該還有栗褐色、乳黃色、紅色,總共八個顏色。」
「真的嗎?我看不太到,換個角試試。」
廣場上人們為了欣賞八色鳥,本來喧鬧的群眾漸漸地安靜下來,大家試著去聽看看,能否聽到八色鳥的啼叫聲。
「我聽到了耶,真悅耳。」
「不要講話啦,我都沒聽到。」

單只是注視著八色鳥的模樣,就讓人感到平靜。
「這樣祥和的氣氛真適合聖誕節。」
「那麼八色鳥你明年還會過來嗎?」
「八色鳥先生,您要每年都過來喔!」有個人突然這樣說。
「八色鳥先生,您要每年都過來喔!!!」幾個人開始附和著說。

廣場又熱鬧了起來,還有人開始彈奏樂器,隨口哼起了歌,一群人牽著手踢著腿,左右踏步跳起了舞。
八色鳥並沒有被驚嚇到,反而在廣場來回地盤旋著,讓每個人都能欣賞其華麗、獨特的姿態。
牠似乎聽見了這個約定,每年聖誕節前後就會在這一帶出現,有時是一隻、有時一對,有時結伴地出現在各種地方。接近聖誕節時,最早發現八色鳥的人,會開心地到處跟大家分享這個消息,生活中看到八色鳥,便覺得似乎會有好事發生。

但是,隨著時代的發展,一千多年過去,這裡從蠻荒的村落,經歷變革、進步,科學革命、工業革命、戰爭……,全球化經濟、網路e世代的來臨,本來幽靜的村落,成了高度開發的都市,蓋起了鋼筋水泥的都市叢林。對於居住在這的人而言,不僅年長的長輩沒看過八色鳥,在關於這個地區的所有影像紀錄裡,也沒有八色鳥的蹤跡。
「這張插畫裡的動物就是八色鳥。」
「真的有八個顏色嗎?這張圖畫褪色的好嚴重喔。」

選舉時,有些候選人的政見是:「我們要蓋公園、提升綠地的比率,以及設立自然保留區,我們不要再度過沒有八色鳥的聖誕節。」候選人把市場上各種關於八色鳥的聖誕節裝飾、插畫、服飾、圖騰都攤在桌上。
「森林增加了,難道八色鳥就會出現嗎?」
「經濟開發更重要,工廠需要營運才能賺錢,員工也才有辦法謀生。」
「每年聖誕節觀光收入很不錯,就算不特別做生態復育也沒關係吧。」
一提到八色鳥的話題,大家就有各式各樣的想法。有人在電視節目上發誓他曾經看過八色鳥,也有些學者聲稱他們找到了八色鳥,那些錄影、照片,最後都被證實是誤判,甚至造假。不用說復育了,光是找到八色鳥,肯定就可以成為載入生物教科書的偉人。

八色鳥真的會再次出現嗎?

「如果八色鳥真的再次出現的話,這些問題會解決吧?」我心想。
「有些學者說八色鳥已經絕種了,再也找不到了,可是我不這樣認為。」
「八色鳥先生啊,您為什麼不過來呢?您一定是躲起來了。」我自言自語的說。
「聖誕節快到了,到面走走吧,別再胡思亂想了。」

街上非常的熱鬧,各式各樣節慶相關的商品、折扣、絡繹不絕的人潮。
「看到這些有著八色鳥圖案的商品,就覺得諷刺啊,畫這些東西有什麼用呢。」這時有人俐落地拍了我肩膀一下。
「我的大哲學家,你在這做什麼呢。」說話的人是阿正,我覺得臉很方正的人,名字還是不要取『正』這個字比較好。
「沒有啦,我只是在思考聖誕節的意義是什麼。」
「哇,你看,這果然不是正常人會想的東西。」幸好我不『正』常,所以臉沒有太方正,心裡這樣想,忍不住笑了出來。
「你在偷笑什麼,不要藏在心裡,請你發表一下關於聖誕節的高見啊。」
「這個嘛,聖誕節最一開始是為了紀念耶穌的降生,他是和平之王,所以聖誕節成為帶來和平、人人彼此和睦見面,互道祝福的日子。」我邊說把視線從阿正身上移開,環顧著大街上隨處可見的八色鳥圖騰與耶誕裝飾。
「八色鳥也是這樣,神秘、美麗,體型雖嬌小,展翅時卻自信而雄壯,注視著牠時,給人希望與平靜的感覺。」
「那麼為什麼已經過了幾千幾百個聖誕節,人們卻依然陷入在爭執中,整個地球鬧哄哄的呢?連自然生物都離我們而去,無法再一起生活。」我轉身注視著阿正的眼睛,阿正一定不想在熱鬧的節慶前聽到這樣沈重的分享,眼神刻意地避開了我。
「真…真是不錯的想法呢,可能個性、習慣不合的緣故,所以就不想一起生活吧。」阿正試著擠出一句話來回應我。
「體質……不合嗎,阿正是這樣想的嗎?」
「對,你不認同也沒關係。」阿正身子慢慢傾向一邊,似乎隨時都想走,想必他很後悔在大街上跟我這個怪咖搭話。

「你說得有道理,如果我也打造一個美麗、神秘的地方,是不是八色鳥就會覺得住在那裡更好,於是大老遠地過來見面呢,八色鳥可以來旅遊,之後也可以帶家人搬過來一起住。」這句話不是對阿正說的,我又自言自語了,但不得不說,阿正是個很好的心靈導師,嗯,沒受過訓練的那種。

「你想要怎麼做?」
「我們可以買一個便宜的地方,去開發那個地區,找有同樣理念的人在那裡生活,八色鳥屬於在平地棲息鳥類,即使不刻意去高山、森林這樣的地方也沒關係。」
「等等,不要提我們,講『我』就可以了。」
「你是指『你』想做嗎?」我突然興奮起來。
「不是,你可以說『你』想做就好,不用說『我們』。」
「可是,你剛才自己說:『我想做。』不是嗎?」
「我沒有說我想做,我會被你氣死,怎麼有人的邏輯這麼直。」
我兩手握住阿正的手,堅定地看著他說:

「一起做吧!阿正。」

『我們』首先買了一塊便宜的土地,對,是我跟阿正一起做,他雖然嘴上喜歡抱怨,但是會認真地完成手上的工作。
很高興能用有限的積蓄買到一大片土地,但在科技便利的時代,那是一塊沒有開發、沒有水、沒有電、沒有對外道路的荒蕪之地,連自然景觀都不怎麼樣,很貧脊的地方。
我的想法是,把這裡打造成美麗、神秘的自然景觀園區,讓志同道合的人可以一起在這裡生活,雖然這個社會有很多的缺點、不完美,但是從個人開始要變得和善,彼此扶持、關愛。那麼八色鳥肯定會覺得,這裡不僅看起來很漂亮,人們也很好相處,願意大老遠地過來一起慶祝聖誕節。

你一定想問,會不會很辛苦呢?

當然很辛苦啊,不過就算每天只是吃飯、坐著不動,也還是會感到疲憊想睡覺;上班很辛苦、跟人相處也很辛苦,那麼為和要用「辛苦」來當作衡量事情的標準呢。既然都要吃苦,不如盡全力地打造出理想的生活,達成自己期盼的事物吧,我是這樣想的。

那麼後來八色鳥先生有沒有出現呢?

我現在還是每天持續地建設、管理這個地方,除了我跟阿正之外,還有很多人參與這裡的維護與開發。此外,有更多的人在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會持續地拜訪這個地方,他們都說在這裡看到了八色鳥先生。

八色鳥先生在廣場出現的時候,大家安靜下來傾聽著他的歌聲;當他開心地在廣場上盤旋的時候,有人彈奏著樂器,隨口哼起了歌,一群人牽著手踢著腿,左右踏步跳起了舞。
每個人欣賞其華麗、獨特的姿態時,都得到許多感動並說:「我也想像八色鳥先生一樣生活。」

終於啊,人們再次迎接到了——八色鳥的聖誕節。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