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是大家所認知法治完善的先進國,加上德國人給人個性一絲不苟、嚴謹的印象。
你很難想像,根據德國聯邦最高法院法官估算:德國的刑事判決很可能有四分之一是冤案!
這些錯誤判決背後有很多複雜的因素,讓正義、公平的法庭之上,卻難以避免做出了偏頗、不符合事實的決策。
這些判決的題材常常被編寫成精彩的電影,如艾瑪.華森在2015年主演的電影Regresión(台譯:邪靈刑事錄/港譯:邪靈誘罪/陸譯:回到從前),片中的女主為了脫離家人的控制,不實的指控家人參與撒旦教但因為罪惡感而失憶,一開始揭露撒旦教各種荒謬的行為,以及家人對女主的慘忍對待,結果在最後被男主角偵破其謊言。


桂綸鎂在2013年主演的<聖誕玫瑰>,扮演身障的女主角,她指控在接受健康檢查時遭受到醫生性侵,在片中涉及司法、醫療、正義的議題,當電影不斷依循著女主角的口供去偵辦,觀眾對被告者投以歧視、批判的眼光時,電影卻以著截然不同的角度來收場。

朴信惠在2013年主演的<七號房的禮物>,片中智能不足的父親,因為警方為了偵辦的便利,以及司法的勾結,強扣姦殺女童的罪名將男主角死刑定讞,即刻槍決。

因著利用人們對於被害者的同情,讓判決超脫了客觀、公正,上述的這些電影並不是一種虛構,而是真實地發生在每一天我們生活的這個法治社會中。特別在媒體發達的時代,錯誤的資訊更是容易地被傳達,受害者的形象不斷在電視上轉播,往往標題殺人,錯誤的標題在第一時間就給了閱聽人不正確的印象,進一步都是影響判決的關鍵。

近年大家最耳熟能詳的新聞就是藝人李妍憬與計程司機發生鬥毆的事件,不僅有同為藝人的立法委員余天為她站台,在媒體前哭訴的畫面一次又一次的被轉播,但不到一天行車記錄器畫面流出,不僅是她自己先出手打人,事件的發生也跟她敘述的不同。

另外台灣司法上最黑暗、最經典的案例莫過於江國慶案了,只為了符合軍方高層的期望,而在偵辦資訊不完全、沒有確實證據的情況下,在一週內判決死刑並處決。群眾的意識是非常可怕的,在媒體的操作下,閱聽人必須要強迫接收各種被加工過的新聞報導,這些內容過度偏頗的加入單方面的立場,而且與民眾的關聯性非常的低,諸如哪一個地方失火、失竊、某個家庭不和諧。
在核災、反服貿、貪污彈劾、食品安全等議題熱燒時,也曾被質疑政府與媒體聯合,在同一個時期強烈炒作「煙霧彈新聞」,報導某個藝人的花邊新聞、企業家的子女分財產……等等,一連報導就是一兩週,分散了民眾對於國家大事的關注。

身為旁觀者,除了被動的接受資訊,最能夠做的具體行動就是:分辨!
由自己來決定自己要看什麼樣的新聞,關注什麼樣的議題,新聞報導的內容終究是取決於觀眾愛看,記者在同行競爭、收視率的壓力下,有時也不得不被迫做出「娛樂化、商業化」的報導。
看到報導當下,不要在未經求證的情況下做出惡意的評論,讓自己成,被新聞報導牽著鼻子走。
網路追追追,這個網站專門收錄了網路上的不實流言,透過仔細的查證幫民眾確認資訊的正確性。如果是即時的新聞的話,電腦上可以在瀏覽器安裝「新聞小幫手」,它能夠在新聞頁面上顯示警示,告訴你目前瀏覽的新聞是有問題的新聞,並提供其他資訊供讀者參考。

每個人都期待正義被落實,然而這個權力就掌握在每一個人的手中,在電腦、行動裝置上瀏覽訊息,每一個訊息都會恰好地充滿視窗,完整地呈現在我們面前,但是沒有人會告訴自己,到底這些訊息有多麽重要,與自己的關聯性是什麼呢?也令人深思,就如同資訊充滿手機螢幕一般,置入性、錯誤的資訊是不是也正充斥在你我的想法之中呢。

因此學習如何篩選、與這些傳媒相處,是這個時代、不分年齡的每個人共同要學習的課題。

正義注定遲來,因為正義永遠發生在不正義之後

延伸閱讀:台灣冤獄平反協會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