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科技發展、生態系不斷被破壞,許多我們小時候常見的動物已經不敷存在了。又過了幾百年,不論科學家如何的努力、政府企業植樹、綠化環境,但逝去的生物多樣性,豈是幾千幾百年可以復原的。
曾經在森林中,老虎是最高的統治者,高階獵食者的出現也象徵著整個生態體系循環的健全。
那麼,老虎在那呢?人們正等待著。

——

「我真的要過去那座城市嗎?」剛跟父母辭別的老虎,準備從深居的山谷,往人類居住的都市過去。
「因為時機成熟、環境轉變了,我若出現的話,人類應該會感到興奮吧?」四百多年前,科學家們是如此的堅信著不是嗎?那麼現在應該也有期待我出現的人吧。

「哇吼!我是老虎。」在森林裡,我縱身一躍從樹叢中跳了出來,站在三位登山客的面前。
「哇!牠的紋路好特別喔,就像老虎。」
「哈哈,你說的是,很有威嚴耶。」
「不過牠應該也是貓咪的一種吧,體型還真大。」那三個人就這樣討論了起來。
「最近有一些草食動物在森林裡消失了,你們覺得會不會是這隻貓咪搞得鬼,跟我們追蹤的方向一致。」
「等等,你們在討論些什麼?為什麼看到老虎的態度這麼輕鬆啊?」
「哇吼!我是老虎耶!」

這是我第一次跟人類接觸的經驗,他們對於看到我感到幸運、嘖嘖稱奇,他們紀念了這個奇妙的緣分之後,隨後我們又走向了各自的方向。他們追尋著神秘的野獸,而我繼續往城市前進。

——

「去找科學家吧!他們一定會瞭解我的。」這次我要低調、穩重一點出現,才不會又被誤會成其他動物。
這次我選在一個大型的生物復育會議上出現,會場有著各領域的專家學者,他們正熱烈的討論著關於復育森林的問題,如何再次孕育出各形各色的動物,維持自然界的生物平衡。
「高階的獵食者是一種重要的指標,以森林生態系來說,老虎就是一個關鍵。」
「不要開玩笑了,一個動物滅絕、消失,難道才幾百年就會自己又憑空出現嗎?」一旦談論到我,大家就吵成一團,沒辦法釐出一個頭緒,就在這時螢幕上投出了老虎的圖案。

「哇,是我的圖片。」我興奮的穿過人群跑上了講台,整個會場一陣譁然。
「是誰讓動物跑進來的!也太不小心的吧,快把牠趕出去。」
「等等,大家沒有搞清楚狀況嗎?我不就是大家盼望的老虎嗎?」我轉過身,確認螢幕上的圖片,那得確是老虎,不過是跟我不同種的老虎,那樣的老虎出沒於低緯度、較炎熱的地區、體型也比我來得大。
「這是大貓嗎?」「很少看到跟狼犬一樣大的貓耶。」沒有人想到老虎會在日常生活中憑空出現,因此沒有願意花心思好好的端詳我的模樣,如果仔細的研究看看,應該都會知道我是老虎才對啊。

——

「看來我應該去找那些,生活中就期待老虎有一天會出現的人那邊,他們應該會接受我吧。」
我去到森林、綠地,跟居住在那裡的人見面。果然,那裡的年輕人很喜歡我,對於我的出現感到興奮。

「似乎……,你能瞭解我。」我很常跟那裡的人四目相接,希望他們能再多暸解我一點點。

不過,專家學者會瞭解我嗎?是因為我比想像的來得還快,所以人們還沒準備好迎接我嗎?迎接這個好消息。
這成為了一個大問題,學者們也不相信綠地的人們說的話,這裡沒有一流研究機構、大學,也沒有高學歷的知識份子。
「如果你是老虎,應該會吃掉很多動物吧?」人們圍觀著這麼說。
「你們要小心老虎,假設真的是老虎,你們都會被吃掉的。」
「他又不狩獵、連蔬菜也吃,真不像老虎。」
「你又知道牠不狩獵了?前幾天有孩子失蹤了,說不定就是被牠吃掉的,剖開肚子來看看吧。」
「哇,他吃肉啊,是不是也會吃人?把牠關起來吧!這樣才不會傷害我們。」

這一切超乎了我的想像,如果是開玩笑就算了,直到我被關起來為止,才發現有些人的想法真是錯的離譜。

——

「哎,我真的是老虎嗎?」我盯著一碗飲水,水面映出我的臉龐,王字的紋路是如此地清晰。風一吹,又突然變得模糊不清,但水面終究會再次平靜,我的心也在這矛盾中搖擺著。

為什麼我不吃肉呢?如此辛苦而節制地生活著,如果吃了動物,對方的生命就會結束。
誰會希望這樣的命運臨到自己的身上,發生在自己的周遭呢?
既然如此,我也不輕易的把誰吞下肚。
「奸詐的狐狸、狠心的狼與野豬,你除了填飽肚子外,也讓那些無辜的生命,失去生息地躺在野地裡。」
我會吃掉那些殘害生命的動物的。

這個世界上也有像我一樣受冤屈的人嗎?
媽媽說,即使辛苦還是前進的話,幸福就會尾隨著我。然而如今被困住的我,要前進去哪裡呢?

沒錯,我要為了那些相信我的人努力活著才行,我要讓更多人知道,老虎已經來了。
別再等待幸福了,幸福已經尾隨著我而來。

——

確實看過老虎的人,已經把我所經歷的事情都記錄下來了,就算是人類也會有那種有口難言的情況吧。
老虎媽媽說,幸福在尾巴上,我看人類並沒有尾巴,所以幸福應該是緊貼在你們身上。
無法解釋的時候,就更專注於行動吧,幸福會跟著你的。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