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斜槓盛行的時代,多才多藝的人都會被旁人貼上斜槓標籤,或者因為身為斜槓而引來羨慕、崇拜的眼神。不過我始終認為,更多時候斜槓是一種結果論,而非目的。

五代雄介是一名25歲的年輕人,總是拿著「夢想追跡者」的名片,自稱擁有1999個技能,在特攝影集《假面騎士空我》開頭,得到第2000個技能,變身成能守護他人笑容的超古代戰士——空我。

做為平成年間(1989年~2019年),第一部播出的假面騎士影集,製作組花了很長的時間去構想整部作品,昭和時代(1926年~1989年)的假面騎士,往往圍繞在改造、洗腦、復仇等黑暗的主題打轉。為了改變大眾對系列作品的印象,便有了五代雄介(小田切讓 飾)的誕生。

圖片來源:東映假面騎士圖鑑

25歲兩千個技能,怎麼可能?

實際上整部影集中,幾乎沒有提到雄介到底有那些技能,比較具體展示的,某一集雄介到幼兒園表演三顆球的拋接。因此,比起常人理解的專長、技能,雄介擁有的更多是抽象的人格特質。五代雄介的招牌動作是,燦爛的笑容搭配「垂直豎起大拇指」的手勢,隨著劇情發展,與雄介相處的人們,不知不覺也感染了他明亮的氣息,而得到想法上的轉變。比起主角的個人秀,劇中的警察、醫生、研究員也時常在與殘忍的古代民族——古朗基(劇中敵人的名字)戰鬥中,扮演著關鍵角色。

五代雄介的名片

小朋友,使用暴力就是不對的事

「空我」是唯一得到日本科幻作品大賞——星雲獎肯定的假面騎士系列影集。一般兒童向的作品,往往都是用很直白地的台詞說出勇氣、友情、悲傷、憤怒的情緒,然而空我更多的時候,是用情節的鋪墊,在沒有台詞與旁白的情況下,讓觀眾自然地感受劇中人物的情緒。某回的敵人,是用預言犯罪的方式,逐一的殺害某所高中同班的學生,雄介不是像往常那樣,用俐落的必殺技將敵人擊倒,而是一次又一次的反覆攻擊敵人,即使敵人倒下也沒有停下動作,藉此呈現出他心中對於「殘害年輕生命」的憤怒。

九郎岳決戰,雄介必須在「不失去內心」的狀態下變身成最強型態

雄介本人也在不斷戰鬥中意識到,空我與殘忍的古朗基使用的是同一個力量。在使用空我力量時,他本來善良、和平的內心,也一點一滴的被侵蝕,一但完全同化,他也會成為殘暴的怪物。在最終的決戰,空我與慘無人道的古朗基之王於九郎岳的大雪中搏鬥,劇組原本的設定是,在最終回雄介與大魔王「同時犧牲」,希望讓觀影的孩子認知到,使用暴力來解決問題,終究是不對的事。

圖片來源:東映假面騎士圖鑑

第一個技能/第兩千個技能

後來在觀眾反彈的聲浪中,劇組才緊急加拍一集,移至古巴拍攝,讓小朋友看到五代雄介在另一片天空下綻放笑容的模樣,繼續用他的方式來感染身旁的人。劇中角色在緬懷雄介的過程中,雄介的小學老師詢問眾人,雄介有兩千個技能,你們知道他的第一個技能是什麼嗎?

“是微笑。”

雄介自小開始,人生中也有很多痛苦、辛苦的時候,但是雄介學會了用微笑來面對問題。並且在具備兩千項技能後,五代雄介成為了「守護他人微笑的」假面騎士空我。這也是劇組在平成時代,想重新定義「假面騎士」,他們不該是為了復仇而存在,在新的世代,假面騎士是「為了守護他人」而存在。

五代雄介台詞
“我不想再看到任何人流淚!我希望大家都能保持笑容!
所以請看著吧!我的,變身!”

《假面騎士空我》招牌動作,劇情中提到:比讚的手勢在古羅馬,對能完全地行動、做到任何事之人,所給予的動作。 劇中角色期許主角成為配得上「讚」的人。

五雄介比起一次又一次的在鏡頭前複頌正能量口號,他更常用實際行動來影響劇中角色與觀眾,因此雄介並沒有在擊倒最終大魔王後,得到英雄式的歡呼與愛戴,但是他所做的一切,就像一滴墨水,持續地在眾人的記憶中擴散開來。

我想學會什麼技能?

這是觀影後,我腦中最常打轉的問題,也在一次又一次的思考中,體會到自己可以去具備的特質,應該要突破的地方。為了成為使人幸福的人,我今天也要像五代雄介一般,造就著自己的內心,鍛鍊著自己的身軀,持續地前進。

有個笑話説,男生唯有對一個人好,這叫暖男;如果對所有人都很好,那叫什麼?答案是「中央空調」,雖然只是個笑話,但我覺得這段話很打動我,是啊,比起暖男,我想成為「中央空調」,難免在造就的過程中,會有人抱怨「空調」這裡太冷、那裡太熱、吹起來不舒服,但這是我持續想要努力的方向。

作者我:”我希望大家都能保持幸福!
所以請看著吧!我的,文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鍵盤打字聲)”

延伸閱讀:
平成假面騎士,帶領你克服生命中的困難與抑鬱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